王杰希

王穆谦。
名朋玩家,不定期产粮,慎fo
弧奇长。

【喻王】那一天,黄少天见到了他心中最可怕的喻文州

还债,带“”的王杰希喻文州和不带“”的王杰希喻文州不是一个意思。

 我尽力了……1373,肝不动了

早点睡,别熬夜。

 

---

 

“早,队长。”

 

“嗯,早。”

 

王杰希和往常一样向每一个同他打招呼的人点头致意,一切和往常一模一样……

 

屁咧!!!

 

作为唯一的知情人,许斌在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

一个足以拿奥斯卡影帝的男人。

 

他默默地给喻文州打上了这样的标签。

 

“王杰希”掏出手机,向在远方的自己打了个电话。

 

“喻文州”接起电话,瞥了一眼看上去正襟危坐内心却在疯狂刷屏的黄少天,语气冷淡地开口:

 

“喂?”

“哦,喻……王队啊,有事吗?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会去的。”

 

“喻文州”挂断电话,沉吟了片刻,示意黄少天靠过来,挂起一副公式化的商业笑脸。

 

“少天,我去一趟B市,帮我向经理请个假。”

 

“好、好的队长!”

 

黄少天哪见过喻文州这般“凶神恶煞”的笑容,不禁打了个哆嗦,硬生生把习惯性想多说的几句话吞了回去。

 

“喻文州”感觉满意极了。

 

 ---

 

刚下飞机,“喻文州”就远远地看见了“王杰希”,本来王杰希就高,现如今一件墨绿衬衫收进一条黑色西装裤更是显得他腰细腿长,白生生的小臂露在外面,戴了副墨镜,在候机大厅的茫茫人海中愣是圈出一个生人勿扰的“北极圈”。

 

“喻文州”慢慢悠悠地踱过去,他知道“王杰希”在发呆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 

“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“王杰希”收了手机,带着“喻文州”向停车场走去。

 

 

 ---

 

 

回到微草,“喻文州”熟门熟路地打开衣柜,从角落的衣服后面扒出一束枯枝,抽出一支仿佛筷子的木条。

 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我说是魔杖你信吗?”

 

“喻文州”一挑眉,拎着魔杖点向“王杰希”,又忍不住笑着摇摇头,轻声呢喃了一句,

 

“幼不幼稚……”

 

 ---

 

等到了王杰希家,看着眼前整洁的仿佛没有人住过的屋子,喻文州忍不住有些感叹。

 

“你这儿……跟没人住过一样。”

“没人味儿,对吧。”

 

“王杰希”将钥匙还给“喻文州”,“喻文州”接过钥匙,抬头看了眼时钟。

 

“饿吗?”

“呃……有点。”

 

“喻文州”微微颔首,将外套搭在餐厅的椅背上,带着魔杖进了厨房。

 

接下来的一切,让喻文州大开眼界。

 

王杰希挥了挥魔杖,冰箱中的蔬菜和猪肉一个接着一个飘出来悬浮在空中,几把厨刀也一起浮起来,一番刀光剑影后,肉粒和菜丁精准的落入不知何时已经热好的油锅中,铁铲从碗橱中跳出来,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,明明没有人掌勺,它却自己在锅中翻炒,王杰希在一旁悠闲地看着,时不时捏一撮盐放进去。喻文州在他身后,已经吃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不是和你说过么?这是魔杖啊。”

王杰希手中一直被喻文州以为是筷子的魔杖画了个圈,点在喻文州的额头上,眼里的笑意狡黠。

 

“王杰希”呼吸一滞,忍不住偏头吻了上去。

 

一时间厨房里乒乒乓乓一阵嘈杂声响,“喻文州”吓得睁大了眼睛,失去了对锅碗瓢盆的控制。

 

 ---

 

一吻完毕,锅中传来一股焦糊味,“喻文州”有些埋怨地看着“王杰希”,但很快就被那只伸进衣服的不安分的手弄得喘息不已……

 

 ---

 

第二天清晨,王杰希从床上爬起来,一睁眼便看到喻文州光洁的后背和上面星星点点的红痕。

 

“换回来了?”

 

他又想起昨天下午,叹了口气,刚想起床去洗漱就被喻文州环住了腰。

 

“怎么样,爽吗?”

 

喻文州的声音还带着朦胧的睡意,语气却是调侃的,王杰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,下意识就要挣扎,结果被喻文州一把捏软了腰,知道自己挣扎无果,王杰希便只是象征性地动了两下,也就随喻文州折腾了。

 

 ---

 

魔杖和一丛花草一起被放进了花瓶里,阳光从窗子和叶与叶的间隙间透过来,照在了两只白皙,修长,交叠相扣在一起的手上,一对铂金戒指折射出温柔的光。

 

【END】

评论(17)

热度(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