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杰希

王穆谦。
慎fo,产粮随心情。
有点儿负能,弧奇长。

在空调开得呼呼作响的卧室里,王杰希以一种奇怪的表情啃着他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苹果,看上去似乎非常的不满。他仓促地咽下塞满了口腔的果肉,皱着眉头心想。

太难吃了,回头要问问喻文州这是什么时候的苹果了。

这还用说吗!看看我今天的推荐!

没错,就是酿总!我永远喜欢酿总!跟着酿总爬了三次墙的我已经离不开这个A破天际的女人了啊!她怎么这么好啊,画画又好看文字也很有感觉,特别是相声说的贼好(?????),有机会真想看看酿总的24k纯金肝,太厉害了!

话说我记得酿总真的是超级宠粉,有一次看酿总直播,弹幕提到了安哥的哪个mmd来着,反正酿总还找来放了!结果酿总还在画画,因为不能边看边画还停下来了来着好像。我……!我他妈吹爆好吗?!!男友力max啊我靠??!!

还有一次我记得是被小张老师查房的时候,酿总也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疯狂解释自己在画一个清纯画面。还和我们推歌,太可爱了。

反正酿总超级好的,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在A破天际的时候还能给她的小粉丝一点鼓励真的是。这个总裁是梦中情人了。

最后请和我一起大喊:“我!爱!酿!总!”

【方王】方士谦,闷声作大死

抱歉…我又活了……
ooc,慎入。

窗外广场舞的曲子格外喜庆,大过年的除了早饭其他两顿饭方士谦都是陪着长辈下馆子,一整天吃的都是些大鱼大肉,油水足得不行。大晚上的赖在沙发上死活不肯动弹,还说得振振有词:“这是给胃放假!”
嚯,王杰希还不了解他?无非就是不想收拾屋子而已。
于是王杰希只能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收拾好房间,把堆在洗衣篓里的衣服扔进洗衣机,然后端了杯可乐躺在方士谦旁边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。
“洗衣机都比你有用。”
“我哪能和洗衣机比,你晚上抱着洗衣机睡觉?”
王杰希白了他一眼,嘬着可乐开始看电视。

过年的时候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节目可以看,王杰希把视线转移到手机上,选手群里已经聊得热火朝天,他习惯性地开始翻聊天记录。
正在这时,王杰希一个吸气,闻到了一丝诡异的气味。
方士谦其实不想这样的,他本来打算起身,但是那个欲望已经箭在弦上让他无法动弹,他坐着坐着,这股欲望越来越强烈,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地步,他终于忍不住了。
一股气流从方士谦的屁股底下涌出,他还没来得及庆幸它没有声音,一阵浓烈的味道就已经弥散开来。

他心想,坏了。

果不其然,方士谦一回头就看见了王杰希几乎要杀人的表情。

“我……”
“方士谦,滚蛋。”

——
真人真事,太惨了。

别fo我,没希望的。

最近都在瞎搞,重新看了斗一斗二,肝肝废狗,打几盘mjj,暖暖环到了第五章,纸片人依旧没有ssr,名朋不出锅也不屠屏,楚留香把云梦搞到83级之后失去动力,反而觉得贴吧有点意思。

总而言之,废了,救不了,没希望了。

想想周泽楷垂着眼睛在舞台中央唱摇滚,聚光灯都打在他身上……

那当真是穿心的枪王了。

偷跑一下

王杰希踏着音乐的节点,毫不拖泥带水地在秀台前端凌厉停步。他侧着脸,懒懒散散地抬眸,视线扫过观众席,然后转身就走。

喻文州走在他下一个,擦肩而过的时候,他们忽然伸手抚上对方的面颊,低垂着眉眼,交换了一个一触即离的吻。

就瞎搞

大半夜的,王杰希躺在床上刷手机,叶修两只爪子搭在他的腰间在他身后睡得香甜。眼睛盯着屏幕时间长了难免有些酸疼,王杰希闭了闭眼,听着身后人平稳的呼吸声,突然就觉得很安心。

难得诈尸

“喻文州,中午吃什么?”
王杰希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靠在床上,指甲叩击手机屏幕发出轻响。喻文州正蹲在阳台那儿修洗衣机——这台机器底座不太稳,每次洗衣服都会哐哐哐地闹上老半天,他们俩都觉得有点烦人,于是喻文州便打算把洗衣机的底座下面垫一垫。
他抬起头来愣了一会儿,在王杰希希望他给出一些建议的目光中耸了耸肩。
“随便吧。”
王杰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,心想这话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,然后继续摆弄他的手机。
说到底,不管吃什么,总归要等喻文州把洗衣机修好才行。

当喻文州终于从阳台来到卧室的时候,王杰希已经饿瘫在床上了。
“所以,到底吃什么?”
王杰希有气无力地问他。喻文州拍拍王杰希示意他从床的中间挪到左边去,然后他舒舒服服地向后一倒,伸了个懒腰。
“别想了,外面在下雨,你想吃什么都不行。”

王杰希蜷缩在床上,房间里的空调呼呼作响,他却是被疼得满头大汗,连呼吸都小心翼翼。

胃疼真的是世界上最难熬的事情,特别是大半夜的,身边还躺着个人的时候更甚。

方士谦在睡梦中嘀嘀咕咕地嘟哝着什么梦话,一边伸手过来搂他,不伸手倒还好,这一伸手就摸到了一手汗。方士谦睡得浅,这一模竟把他给惊醒了,他一骨碌地翻身坐起来,把已经缩成一团,躺在床沿上快要翻下去的王杰希扒拉过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“胃疼……”
“你又折腾什么了?”
“……睡觉前喝了杯冰水。”

方士谦无语地看着王杰希,但那张汗津津的脸又让他狠不下心去怪他,只能叹口气问他。

“药呢?”
“……没了。”
“……那止疼片呢?”
“你那边床头柜里。”

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方士谦把药片丢给王杰希,没给水,这算是惩罚。他平日里不许王杰希吃止疼片,他觉得这玩意儿伤身体,但这种必要时刻,他还是容许的。

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把药吞下去,就继续缩回薄毯里,顺便把王杰希也拽进来,像哄小孩一样拍着王杰希的后背。

“行了,睡觉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

现在和我眼儿感同身受,可惜我的身边并没有方士谦和止疼片

“你走吧。”

王杰希将行李箱递过去,声音古井无波。

喻文州跨上火车的时候,王杰希在他身后很轻地叫他,其实王杰希本来没想到喻文州会听见,所以当他看到喻文州转过来的时候他确确实实惊讶了一下,他想了想,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了一条简讯。

“到了记得要给我通电话。”

列车随着严格按时响起的铃声开始关门,喻文州隔了层车门上的玻璃看着王杰希的背影,忍不住的想哭。

结束了,一切都结束了,故事也是时候宣布结局了。



还债。

喻王分手,喻提的,王知道留他不住,就一路把喻送到火车站

@你嘲我笑 不知道喜不喜欢……我虐不起来也甜不下去。